竟是内心的淡定和从容

时间:2019-01-22 01:58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

  可在我看来,今天再丰盛的海天盛筵,也比不上他们的对花畅饮。两个人一起等待院子里的花绽放,一起在阳光下喝酒,一起体会身边的每一声鸟鸣,每一滴雨落,每一个安静的黄昏。生存是一种形式,生活则是一种态度。每次读到此处,仿佛看到那天夕阳西下,沈复和芸娘携手站在他们的世界里,湖中心船在摇曳,然后伴随着夕阳消失在地平线,暮色退为夜色,几颗星辰,一闪,世界便亮了起来。原文、译文并收一本。之所以入得经典行列,约是手边有此一册,便真如有一妙友相伴。你看到百花盛开,心里就有一座花园。

  而为了成全妻子,沈复不管不顾,他找来自己的衣服给芸娘穿上,带着她溜出了家门,两个人大摇大摆走在苏州城。只要有了互相成全的勇气,也便有了一座城。最后是用心选喝酒的心境,叫对花畅饮。在他们的生活里里,这样的故事无处不是,仿佛每一个再平凡不过的清晨都变得非常有意义,相爱的人在一起,每一天都不是虚度。生存是一日三餐,柴米油盐酱醋茶,生活则是在平凡的日常里,活出生命的滋味,活出审美趣味。”这是沈从文和张兆和的爱情。你眼睛里看到什么,它就是什么样子。随后丢下书稿,一个人去了山东,之后便了无音讯,好像从历史中彻底消失了。

  而我们走着走着,还会发现我们依然是井底之蛙。你会感慨:还是从前的人好,多认真,认真勾引、认真失身,峰回路转地颓废。世事如何耍弄,一律坦然顺受。我们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,到最后才发现:人生最曼妙的风景,竟是内心的淡定和从容,我们曾如此期待外界的认可,到最后才知道:世界是自己的,和他人毫无关系。一年四季,房间里永远有花香。本次出版选开明书店民国本为底本,考以《雁来红丛报》本、霜枫社民国本、林语堂英译本重新点校;但那时候世界真得好大,大到隔壁的县城就是远方,大到500公里远的太湖便是整个世界。收集到破画,沈复会手舞足蹈拿给芸娘欣赏;芸娘刚嫁入沈家,拘泥多礼,不爱说话。我们大多数人懂得生存,却不懂得生活。那一年,他们人生中第一次去太湖。你看到青石重叠,心里便是亭台楼榭;300多年前,女子出门被视为破败纲常。少年沈复常与朋友高谈阔论,年少气盛,爱说几句大话,而芸娘坐在旁边,会顾及沈复面子,小心提醒:“三白(沈复的字),又吹。他转念明白了,芸娘是在叹自己是个女儿身。胡歌说,选择这本书,是源于《大江大河》里非常感人的一场戏:在剧里,雷东宝成功收购了电线厂之后,第一时间去自己心爱妻子宋运萍的墓前,告诉她这个好消息。整理好旧书,芸娘也会喜出望外让沈复翻阅。

  并请张佳玮精心译述,作长文译记为读者导读。聊到最后,相视一笑。胡歌认为,在成功学和心灵鸡汤之外,我们也可以多去寻找一些生活的小确幸,因为真正的幸福,其实藏在我们点点滴滴的生活之中。你看到梅子挂枝头,自然也会有美酒沁心脾。今天呢?世界好像很小,小到没有了想象。

  虽然没有达官贵人家里的花圃园林,可芸娘有心,她走在路上见到精巧石子,细心捡回家,一块一块地垒,也能在小院子里垒出一个小假山,这让沈复对妻子称赞不已;在爱情里,我害怕无助,你给我一个眼神,是成全;沈复爱收集破画,芸娘爱收集旧书。走出去几天,便会给妻子写信。这本书到了大文学家鲁迅手上,一向不擅长爱情的他,同样也感叹:《浮生六记》中的芸,虽非西施面目,我却觉得是中国第一美人。沈复身无要职,常年给人当幕僚,相当于今天一个基层公务员。并不能用有趣、精致、伤感简单概括这本小书。而从前的人呢?多认真,认真相爱,认真走完一生。我渴望爱与自由,你带我去看满天繁星,同样也是成全。我们常说懂得是世上最温情的告白,而事实上,成全比懂得更伟大,懂是感情的开始,而成全却是走过此生的勇气。独家收录“沈复的一生”(年表)“沈复三十年游历图”,另附“光绪三年初版序”“潘麐生题记”“光绪三年初版跋”,便于读者朋友更好读懂这本书,从中获益。他常逗芸娘笑,慢慢芸娘性格开朗起来。沈复生性爽直,不拘小节。虽然没有上好的花瓶,可他们家每个花瓶都不曾一日空过,夏采芙蓉,秋藏菊花,花未枯萎,新花就已经重新插上!

  “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看过许多次数的云,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。他们喝的是心境,今天的我们差了不知多少个境界。”后来到了民国,150年后,大学问家林语堂看到此书,惊呆了,他连连称赞:芸娘是中国文学上一个最可爱的女人。他们像两滴水一样追逐、相融,最终消失在浩瀚的烟波里。有的只是精致地活,用心地活。只有在精神上高山流水遇知音,在生活里,朋友一般平等相处,这样的爱情才最美,才最有趣,也最长久。那天,街上人来人往,遇到熟人相问,沈复调皮,笑称芸娘是“表弟”,芸娘也调皮,学着男人的样子拱手还礼。试想,那年的苏州城,满街的男人中,混进一个女扮男装的女人,这是怎样的一种情景。

  书和画都是破旧的,上了年代的,可情呢?却是最简单的喜悦。一味的顺从会让人疲惫,一味的泼凉水只会让人心灰意冷。之后,芸娘多病,1803年离世,沈家家道中落,沈复在病中写下《浮生六记》,记下两人走过的生活点滴。乾隆58年,也就是沈复和芸娘结婚后的第13年。其中有一个环节,是让演员向大家推荐自己最爱的书籍。仔细算一下,当时他们花掉的钱,不过相当于现在的几十块钱,一点都不贵。夫妻俩一路看灯闲逛,如兄弟一般,妙极了。只记得芸娘说了一句:其实,打动汪涵和胡歌的,除了《浮生六记》中点滴的生活细节,还有超越了物质的生活美学,和那段平淡却真挚的爱情。世界上,最好的婚姻莫过于旗鼓相当,棋逢对手。在东方卫视的阅文超级IP盛典上,作家和明星云集。而大部分的时间,雷东宝都在回忆他与妻子生活的点点滴滴。这句话看得我感动极了,想一下古代,世界好大,去了太湖,就好像看到了全世界,觉得人生至此也值了。200年前,沈复和芸娘擦肩相遇,令人感慨,原来人世间真有这样的夫妻,活得如此精精致致,真真实实。两个人走过此生,日子其实是一瓦一砖,生命却是一梁一柱。夫妻俩坐下来谈诗,常滔滔不绝,一室之中,你爱你的杜工部,我爱我的李太白。沈复读诗,喜欢杜甫,芸娘则爱李白。我走路下楼,你递给我一只手,是成全?

  生活对每个人都一样,你投入多少心思,它就呈现什么样子回报你。200年前,他们两个人闲下来时,就坐在屋檐下晒太阳,喝自酿的青梅酒,看假山盆栽,等夕阳西下。真正审美的人生,是即便穷顿,也要尽可能保留高贵的人生态度和精致的生活艺术,活出真趣,活出人的样子。芸娘就雇来集市卖馄饨的,担锅提壶到郊外,用锅炉热酒,用砂壶煎茶,三五好友席地而坐,吃热酒,喝热茶,这样的生活看上去不能再美了吧。其次是用心选陪同的人,携三两好友。首先是用心选时间,一等一年,选在初春时节,油菜花盛开。信件里,每个字都情深得让人感动。两人爱小酌,虽然没有太多的钱,等到春天,枝头梅子泛青,芸娘就摘下自酿成青梅酒,在小雨淅沥的晚上两人慢慢喝干,红着脸安静地睡过去;不禁让人感慨:三百多年前,沈复带妻子上街,是一种何等伟大的理解和成全。他们一生,不曾出过远门,一起只去过一次太湖,大部分时间沈复都在周边城市做幕僚,东奔西走、雪天寒夜、境遇可悲。为了喝出滋味,生怕酒变凉,对花喝冷酒,了无趣味。这句话其实说错了,钱从来不是审美,心才是审美。两人生活捉襟见肘,但他和芸娘在生活里,没有抱怨,没有怒气。

(责任编辑:久久精品视频在线看15)